万年老咸鱼绯月

鲶婶一只,欢迎扩列
学生党随时弧——
萌新文手请多指教
几年都不带肝文的万年老咸鱼
文风奇差注意,真的!是真的!
咸鱼日常弧
(其实自己还在上初中emmmmmmm)
总之就这样一脚踏进了无底洞
(好吧我知道没人看)

突然诈尸,没一会又要弧一个月
一直在听,调高学不会(/"≡ _ ≡)=
但kido桑的曲真的好好听的!
尤其是pv画质也好~
诈尸完毕,继续躺尸去……

……

暂且……留个位置

我,绯月!
就任一周年!
今天使劲肝贺文,还没肝完。
我觉得我应该去手入室歇一会,诶嘿 。

说真的,觉得大俱利和髭切就是一块黑巧克力和一块白巧克力……颜色真的好像啊(。•﹃ •。)
(想知道自己去对比去……)

半夜三更没事干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理(好吧不会有的……)
我还是去肝战扩吧,明天就结束了……

就没人吐槽p1的鲶尾吗?
鲶尾你那是什么表情?!(慌)
虽然我着着实实被ed里的鲶骨萌到了
p5p6p7p8的鲶骨真可爱(痴汉笑)
话说这次的AWT48竟然给的只是图片,还没有动!我想看他们跳舞( •̥́ ˍ •̀ू )
而且演出是那么突然,毫无防备。
不知所措.jpg(加州清光限定)
冲田组又隔空发糖,安定你倒是快回来啊,在过几集你就修行满一年啦!

废了半天力气给自己抠出来的鲶……
我又不是技术宅ヾ(。 ̄□ ̄)ツ
暂时给自己当头像了就のωの✧
粟田口 五花(伪)胁差  鲶尾藤四郎_极
好吧我承认那个对话框太难抠就没放233
p2就是那个对话框……残残破破的……
抠个图怕不是要累死我w

自己一大堆废话系列……

觉得自己可能没睡醒……
主要是想表达自己的感情(T▽T)
我厨鲶尾啊,也厨骨喰啊,好像想把他俩吹爆啊!
(❀ฺ´∀`❀ฺ)ノ
如果戳到哪里的话请不要在意,本人并没有恶意
(灬°ω°灬)
我觉得极佳的游戏体验可能就是一种爽快感之类的?
好吧现在也没时间去管别的游戏啊,最近活动有点多……(是好事!)
感慨万千——————————————
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不会觉得它是一个会令我把它非常看重的游戏,现在也一样,因为我现在看中的不是游戏本身,而是本丸之中的大家。
每一个刃都深深的吸引着我,他们的所有,都让我感受到了我以前没有接触到的。
实话说,我刚开始接触刀乱,是在花丸一刚刚放映完成的那段时间,当时的我,对于一些当时正火的游戏是非常活跃的(好吧才不是)而这类都属于游戏体验极佳的那一类,在那个时候,因为自己闲的无聊,就决定追几部番剧,其中就有花丸。
因为是第一次接触,而且对刀乱的一切都处于无知状态,补完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就去追别的番了……
(还记得当时自己对某名同学说起刀乱里都是男生什么的现在都有些后悔……我不应该那么说我的小天使们啊(இωஇ ))
总之我回来才知道,刀乱是有游戏的,而且花丸是游戏改的(当时正好也刚开国服),就抱着小小的期待过去试玩了一下游戏……
谁知道刚玩没多久就出了鹤球emmmm
后来因为某另一个游戏更新,内存不够,当时也不怎么玩刀乱(那是还没有进坑)就把它删掉了……
一停就是四个月,四个月啊!
后来因为又无聊,又重新把它下了回来(我现在都有很后悔自己让自己本丸的刀刀们干等了我四个月,并且是出于无聊才回到他们身边)
直到某一天,我无意中遇到了鲶尾,我发现我慢慢的被他所吸引,他的一颦一笑,我都看在眼中,实话说,我从来没有这么注意着一个人物(刃)
但令我进刀乱坑的不单单只有鲶尾,还有大家,鲶尾算是其中最吸引我的一个刃。
我是被大家所吸引的w
(后来我才明白玩游戏,尤其是这种“用爱发电的游戏”注重的应该是感情而不是游戏体验。)
但其中最吸引我的一点,就是大家一起创造出的日常也就是那“美好的范围”,那美好的,和谐的,正是我所追求的,而那时,我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们了。
「我喜欢你们」
这正是我,一直想对本丸的大家说的话,一个来自一名世界上一名不算很出色但是一直以来都在非常的努力的审神者发自于内心的话语。
「呐,来世,就让我做一名真正的审神者吧,请让我一直陪伴着,我所珍爱着的他们。」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x)

和鲶尾一起守寡的日子 四(完结)

文笔渣,慎入
有意见随意提出
接扩列(๑•̀ω•́๑)
绯樱=婶
绯樱算是我准备用来写一些日常或者长篇的婶,总的来说就是以后准备经常用的婶,这篇文也可以算是她的本丸中的众多事情中的其中一件,总之绯樱以后是要有很多故事的!
那么接下来进入正题——————
骨喰出发25天后————
绯樱收到了来自骨喰的最后一封信时,她的内心是激动的。
因为骨喰说他马上就要回来了。
然后这两个没事闲的就准备做点什么。
为此在本丸中上窜下跳x
那是不是每把刃修行归来都要纪念纪念?
绯樱表示会的。(这个本丸吃枣药丸)
最终一人一刃决定去做(zha)点(chu)心(fang)
那么,本丸料理课堂(炸厨房教学)即将开始——
不用想也知道,鲶尾和绯樱因为把鸡蛋的壳也一起打进去,把一小袋面粉扣撒,然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盐当成糖做进了饼干之中……
让所有刃成功的get到了炸厨房的正确姿势x
在绯樱的第25次叹息生响起时,烛台切过来说道:“主上,鲶尾先生,要不让我来帮你们吧。”
“好啊!”
两个炸厨房的痛快的答应。
————————
过程省略……
————————
终于,在经历了两个多时辰的煎熬之后,刃们心中的石头终于能放下了。
“咪酱你尝尝,如何?”绯樱示意让烛台切品尝。
“好的。”
烛台切拿了一块饼干,品尝过后,露出了一个微笑。
“很好吃哦。”
听到这句话,绯樱和鲶尾相视一笑。
“成功了呢,主上。”
“这下小骨回来会很惊讶吧。”
“是呢。”
四个时辰过去了,在一阵脚步声中,今剑推开了绯樱的房门。
“鲶尾先生,主上,骨喰先生回来了!”
说着,今剑向一边让了让,骨喰站了出来——
“骨喰藤四郎,现在将为你而使用这份力量。”
还是和原来一样的少年,可相比之前,语气中多了份自信和坚定。
“兄弟!”
“小骨头!”
一刃一人都冲了过去。
“小骨头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兄弟,我都快无聊死了——”
“那个……”
“啊对了,兄弟,你尝尝这个。”鲶尾突然把早上的那一袋饼干拿出来。
绯樱见此,补充了一句:“是我和鲶尾在咪酱的帮助下做的哦。”
“兄弟,主上……”
“好啦快点尝尝。”
鲶尾催促道。
骨喰拿起一块。
“我不客气了。”
鲶尾问道:“兄弟,怎么样?”
“嗯……”骨喰有点迟疑。
“小骨头你快点说啊,好不好吃?”绯樱着急的问。
“很好吃,谢谢兄弟和主上。”
骨喰微笑道,可能是因为修行的原因,他的心结已经打开,向着新的目标出发。
“咔嚓”绯樱也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迅速的拿出摄像机拍下这一刻。
“成功捕捉!”
绯樱像是得到了什么好东西一样笑着。
“主上,那个,我有一个请求……”
鲶尾说道。
绯樱如机器般的回头。
“鲶尾,你不会……”
“我要去修行。”
她作扶额状“我就知道……去吧……”
“那我就去准备啦——”
绯樱看着鲶尾的背影,默默地说道:“刚接回一个,又送走一个……”
几天后——————
“鲶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这比等骨喰的时候还无聊啊……”